拾贰°

直到与你人海相望,才知我从未曾真的见过阳光

【白起x你】愿我如星君如月

❀这篇应该是纯粹的小甜饼了
❀原创女主,ooc预警
❀前文先麻烦各位太太手动戳下面链接

①【白起x你】晴天
②【白起x你】起风了


1.
 我爸妈知道我有了男朋友那天,晴转多云。


 原先那段时间我恰好提前圆满完成了公司的一个大项目,boss心情不错大手一挥给我批了一个长假,我也乐得轻松收拾东西回爸妈家住去了,那阵子我天天睡到日上三竿才起,吃饱了就赖在沙发上看综艺哈哈哈哈哈笑的满屋子都是我的声音。起初我爸妈知道我要回家住一段日子开心的不得了,每天好吃好喝的恨不得直接往我嘴里怼,但是过了两天,就开始嫌弃我好吃懒做,这里不满意那里不行的挑刺样子活像我是他们捡来的孩子。
 到了周六我家惯例一周一次大扫除的日子,我正抱着薯片在沙发上刷微博,我爸过来在一旁往我后脑勺糊了一巴掌:“去!帮你妈拖地去,这么大人了不干点活还在这吃零食。”
 我一边“哎哎哎”应和着我爹的吩咐一边上前接过我妈手里的拖把,我妈见有人接替她干活,立刻麻溜儿地就脱了袖套然后坐一旁跟我爸两人喝茶嗑瓜子去了,一边吃一边数落我,
 “你说说这二十好几的孩子了,在家休息也不知道帮忙干点家务活。”
 “就是就是,”我爸冲我妈点点头,“也不知道以后有了男朋友怎么办,到了婆家怎么办喔!”
 我一听这话有些不服气,撂了拖把跟我爸争论:“家务活要两人一起干,凭啥我就得伺候他呀!他…”说完我才想起自己忘了一件事,我活也不干了扯了个凳子坐我爸妈正对面,一脸严肃,
 “老爸老妈我跟你们说个正事。”
 我爸不以为然的还替我妈剥了个花生米才慢条斯理地看向我,
 “我有男朋友了。”


 “咳——”
 得,我妈喝茶呛到了。


 “真的假的?”我爸一边给我妈拍背顺气一边问我,大有“你在跟我开玩笑”完全不相信的意思。
 我点点头然后从手机里翻出和他的自拍,“真的,你们看这是我跟他的照片。”
 我妈接过手机看了眼然后递给我爸:“这男孩子长得挺帅的啊,”我妈拿手肘戳戳我爸示意他给点反应,随即转头一脸八卦的看向我,“这个男孩子叫什么?”
 “白起。”
 我看着我爸突然一脸不爽的表情,转过脸对着我妈笑,“他叫白起。”


2.
 我和白起是高中同桌,当初我暗恋他,而他暗恋比我们小两届的一个叫做悠然的学妹。然而比较戏剧性的是我和悠然私交非常好,那会儿一边是最好的朋友一边是自己喜欢的男孩子的境地,让我郁郁寡欢了很久,最后还是抱着成全他两的心态默默消失了,当然,白起一直不知道这点,直到我们毕业工作的很多年后,许多事情才逐渐清晰起来。
 白起对我告白的那天早上我是在他怀里醒来的,不过不要想多,我们什么也没发生,只是单纯的,被他抱着睡了一晚上。
 据知情人士透露,前一天晚上我和悠然在结束工作的庆功宴上喝多了,我是被白起送回家的,为什么说是知情人士呢?因为我是个酒量特别差的人,喝一点点就断片,所以当我早上醒来看到躺在我身边的人时,我唯一的想法就是,

 我,把白起给睡了!

 正当我抱着这种不知道是该哭还是该笑的情绪时,我同事就给我打了个morning call,我接起电话他第一句话就是,
 “行啊你,有男朋友了还在我面前装单身,要不要脸?”
 我被他骂的一脸雾水。
 男朋友?
 我什么时候有的男朋友我自己怎么不知道?

 “你…”
 我正准备开口不管三七二十一先骂回去的档口,身后伸来一只手接过我的手机,另一只手穿过我的腰直接将我揽进他怀里,然后他将下巴抵在我的头顶,以这种极具占有欲的姿势在我身后开口,
 “请你以后不要再骚扰我女朋友,”
 他停顿了一下,语气里带上几分令人觉得生冷的笑意,“不然,我不介意请你去警局里喝杯茶。”
 
 “唔…”我听见身后的人挂了电话的声响,有些迟疑的开口叫他,“白起?”
 “嗯。”
 “嘶……”我没控制住自己打了个颤,因为他将头又埋到了我的肩窝处,呼出的气息懒洋洋的洒在我裸露在外的皮肤上,酥酥麻麻,一瞬间我突然觉得自己心中那头沉寂了许久的小鹿又开始苏醒过来,满心房的撒欢儿蹦跶。
 “你刚才…和我同事说的…”我咬了咬嘴唇,虽说有些犹豫,但是总觉得有些什么东西在体内呼之欲出,迫使我一定要将这个问题问出来,不然面对我的就有可能是另一个七年的等待,“你说的……什么男朋友女朋友,是什么意思?”
 身后的人突然没了反应,我心头一紧,在这紧要关口又突然怂了,我只觉得空气都凝固了起来,出于羞涩和没有马上得到回应的尴尬情绪,我伸手去掰开他搂在我腰上的手妄想逃离这尴尬的境地,
 “你要是——”
 你要是不想说就算了。

 正当我堪堪掰开他大拇指时,白起另一只手扶住我的肩膀轻轻使力将我整个人都扳过去面向他,
 “做我女朋友。”
 我诧异地抬眼看向他,他也正定定的望着我,从他的脸上看不出什么特别的表情,语气却不容我反驳,
 “这次,别再从我身边逃走了。”


3.
 我对白起的要求总是没辙的,无论是七年前的高中,还是七年后的现在。
 于是理所应当的,我们在一起了。

 “早上给你打电话的同事是谁?”
 白起摘下卡通围裙坐到我身边看我吃早餐,我舀了一口酒酿小圆子进嘴里,冰糖的甜味混着米酒的醇香,再配上软糯可口的小圆子,一碗热乎乎地下肚,整个早上都开始变得美好起来,更别说这还是白起亲手给我熬的。
 我笑眯眯又舀了一勺圆子送进白起嘴里,他就着我的调羹吃了一口,然后挑眉看我示意我回答他的问题。
 “嗯…”
 “是其他部门的一个同事,之前共事过一段时间,”我低头又吃了一勺酒酿圆子,“他好像对我有点意思,之前还给我送过花,不过我不喜欢他那副油腻的样子。”
 “花?”我看着白起右手放在桌上,食指无意识地敲击着桌面,这是他在思考的时候的习惯性动作,
 “你喜欢什么花?”他突然这么问我。
 “我对花没什么兴趣,”我撇了撇嘴,“送花还不如送瓜,至少还能吃。”
 “呵——”白起倒是没料到我给了他这样一个答案,猝不及防的笑出了声,“你啊…”他起身揉了揉我的头,“以后你是有家属的人了,”他似是又有些害羞地“咳”了一声,“以后你那同事再骚扰你,你就告诉我,我收拾他。”


4.
 尽管我与白起确认了关系,我们也像正常情侣一般相处,他若是有空就会接送我上下班,周末陪我看电影喝下午茶,甚至亲自给我做饭,记得他第一次下厨的时候我着实有些惊讶,毕竟在我印象里他一直是个能用泡面解决吃饭问题,就绝对不会花时间吃别的食物的人。
 “我吃泡面没问题,但是你胃不好,所以有空我就做点菜给你吃。”
 白起在水池里洗着锅子的时候我正对着他做的糖醋排骨不争气地流口水,我夹了一块排骨放进嘴里,酸酸甜甜,肉质外酥里嫩,简直好吃到可以跟我爸做的饭菜媲美!

 虽说所有的一切看似都很完美,白起对我的照顾也无微不至,以至于我越来越依赖他,不仅是生活,甚至是精神上。但是,我心中仍旧有一个心结挥之不去,名为悠然。

 我不知道时隔这么多年的白起为什么会在与我意外重逢的没几天后,就对我告白,我不清楚,却也从未问过他这个问题,因为我怕。
 我始终觉得我这份恋情是从悠然那里偷来的,若不是悠然和李泽言在一起了,白起会考虑我吗?
 或者说,就算白起真的转性喜欢我了,但是我始终不能否认的一个事实就是,悠然是他的初恋,且是未得到的初恋。人们总是会在不经意间不断美化自己心中未得到的事物,那对于白起来说,悠然是否是他心中永远的女神?
 那我呢?

 我想问白起,那我呢?
 我对于你,究竟是什么存在。
 可是我不敢。
 我怕我这么做了,连和白起做朋友的机会都没有了。


5.
 元旦放假那两天,我和白起商量着正好买些水果和补品去双方家里走一走,也算是和对方的长辈打个招呼。
 白起家是在一个军大院里,他的父亲是个军官,官职不小,因而住所附近戒备也特别森严。我从小到大还是第一次见到这种阵仗,不由得有些害怕白起的父亲会不会特别不好说话,万一他不喜欢我怎么办?不过事实证明我想多了。

 “我觉得我特别对不住白起这孩子,”
 趁着白起去厨房弄些茶水和点心的时候,他父亲这么对我说,
 “他母亲走的早,我当时又一心只关注那些个evol的研究任务,反倒是忽视了他的成长。”
 说着他叹了口气,转而抬头看向我:“我听阿起谈起过你,他说高中那会儿也就你同他关系还不错。”
 我点了点头,继而有些不好意思:“其实刚认识白起的时候我也是害怕他的,后来才知道他并不是我们想的那样。”
 “那都不重要,”他摆摆手,“阿起平时的工作也不容易,原先我总担心他一个人照顾不好自己,现在好了,有你在他身边,”白起父亲冲我笑了笑,“两个人总好过一个人在生活里折腾。”

 虽说白起父亲那边意外的顺利,但在我爸妈这却遇上了不小的瓶颈。
 起初我爸妈见着白起是欣喜的,却在提及白起的工作时闹出了分歧,尤其是我妈,觉着白起特警的身份虽说工资有保障,但无论在时间还是人身安全上都实在是不稳定。
 “先别说他工作性质的问题,没空陪你,一消失就没了音讯,”我妈跟着我进了厨房不停地在我耳边叨叨特警工作有多么不好,我一边倒着茶水一边“嗯嗯”地应和她。我妈见我一副敷衍的样子,干脆伸手把我拽过去,她探头瞅了眼客厅里正在和我爸聊天的白起,随即压低声音对我说:
 “最怕的是他要是出了点什么事,你怎么办?”
 我猛然被我妈这么一问倒是有些蒙住了,当然,并不是说我没有想过这个问题,我同白起在一起后的确也就他的职业谈过说如果他有一天必须在我和他的信仰中选择一个,那怎么办?
 当时我毫不犹豫对他说:“当然是选择信仰。”
 白起对于我的回答还是有些意外的。
 我对他笑:“因为我喜欢的就是这样的你啊。”
 但是我要是这么回答我妈,我估计是要面临被打断腿的风险的,嗯,有些惆怅。

 结束我家的“拷问”后,我把白起送到楼下,临别时我踮脚亲了亲他的左脸颊,正准备走却被他一把捞回来搂怀里,他问我:“你妈不喜欢我?”
 “哪有?”我立马否认,然后笑嘻嘻的拽住他的衣袖晃了晃,“我妈看见你两眼都放光了,毕竟你长得那么帅是不是?”
 白起被我这么一夸脸有些红,他伸手捏了捏我的鼻子,“你爸说,他养了十几年的大白菜被我连根拱了,”
 “咳咳咳”,猝不及防我被自己的口水给呛到了,“你你你…别听我爸瞎说,什么大白菜!”
 白起拍着我的背替我顺气,语气里带上几分难得的笑意,“所以你爸说我要是对你不好,他就打断我的腿,看来以后为了我的腿,只能加倍对你好了。”


6.
 虽说我妈对于白起的工作还是有些芥蒂,但是因为我又不同意分手,我爸对白起还算满意,她也只能自我安慰说:我家闺女没谈过恋爱,这个白起就当练手了。
 我对此也就笑笑不可置否,事后该和白起怎么样还是怎么样,毕竟是我喜欢了这么多年的人,怎么能说放弃就放弃。


 转眼兜兜转转到了除夕,我们家惯例是邀上一众关系较亲近的亲戚来家里吃饭的,我爸掌厨。不过今年厨房里多一个帮手,那就是白起。
 等到两位大厨烧完所有的菜上桌吃饭的时候,其他人都已经吃的差不多七分饱了。
 我弟突然站起身拿了两个杯子倒了点白酒,放到我面前示意我给白起,而坐我一旁的白起正在低头给我剥虾,我弟举着杯子走到白起身旁:“姐夫,来,我敬你一杯。”
 我拿手肘碰了碰白起,凑到他耳边给他介绍说这是我表弟,不过我两是从小一起长大的,所以关系完全不比亲姐弟差。
 白起对我点了点头示意他知道了,然后拿湿纸巾擦了擦手便要伸手拿起我面前的酒杯,我连忙伸手阻止,“老弟,你姐夫工作性质特殊,24小时待命,不能喝酒,要不姐姐替他喝了?”
 “没事,”白起起身按下我挡在他前面的手,拿起了酒杯。我弟见他爽气,也不甘示弱,举着杯子:“姐夫,我跟我姐从小一起长大,以前都是我保护她,现在这任务交给你了,可别让我姐受欺负,这杯,我敬你了。”说着,仰头把杯子里酒一饮而尽,而一旁的白起郑重的冲他点了点头也二话不说喝了酒。
 “谁让你喝酒的!”等白起坐下来我在餐桌下轻轻地推了他一把,“万一有任务要出警怎么办!”
 我是真的担心他喝了酒临时出任务出了事怎么办,他倒好,一副没事人的样子抓住我的手放在他手心里慢慢揉搓,
 “没事的,”他转过头对我微笑,“今天不会有出警任务,以后也都不会有了。”


7.
 吃完年夜饭时间也不早了,白起又在餐桌上喝了不少酒,我爸妈直接留了他在我家过夜。
 当我抱着一床被子进客房时,白起正靠在桌前望着窗外出神。我将被子放到床上,他听到声响转过身来看着我,等我替他铺完被子,他趿拉着拖鞋走过来从背后圈住我,将下巴抵在我的肩膀上。这是白起习惯性的动作,相比于正面拥抱,他似乎更喜欢从后面将人整个揽进怀里的姿势,我动了几下发现挣脱不开于是就随他去了。

 “你今天喝多了。”我侧头。
 “嗯…”他低低的应了一声,呼出的气息带上几分酒气,脸上也有些喝完酒后泛出的红晕。
 我在他怀里转了个圈,白起被我的动作折腾的不得不直起腰,双手堪堪圈住我,我伸手捂住他的脸,抬头看向他琥珀色的眼睛:“你刚才跟我说以后也不会出警了是什么意思?”
 “我升职了。”他倒也干脆,随即想起什么似的,松开我从一旁背包中拿出两个天鹅绒的盒子放到我面前,我有些疑惑地看着他。
 “打开看看。”他把两个盒子朝我这边推了推。
 我伸手拿起左边的盒子打开,是一串手链,吊坠上金色的银杏叶让我觉得似曾相识,“这不是…”,我诧异地看向白起。
 “这是我曾经送给悠然的手链,”
 “但是现在已经没用了,交给你处理吧。”
 白起的语气听不出什么情绪,就仿佛在讨论今天天气不错一样,倒是提及另一个盒子,多了一丝期待的样子看着我打开。

 盒子里是两枚一大一小的戒指。

 其中较小的一枚的戒托上,钻石被打磨成月亮的形状,小巧却精致,白起取出它替我戴上。而另一枚稍大的戒指则是素圈戒指,只是在戒指表面零零散散刻了许多星星的暗纹,低调沉稳,白起示意我替他戴上。

 “为什么是月亮和星星?”
 “还记得,你高中的时候抄在英语笔记本上的一句诗么?”

 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那也应该我是星星才对,”我张开五指,“为什么我是月亮?”
 白起不说话,只是抬起我的手在戒指上轻轻吻了吻。

 “我升职了,”他看着我,转而开口提及另一个话题,眼神亮晶晶的,“以后也不会随时随地出警丢下你一个人了。”
 “白起…”不知怎么的,我竟觉得眼眶有些湿。
 他伸手再次将我圈进怀里,我将头贴在他的胸口,听着他平稳的心跳突然有种前所未有的安心,之前对于这段恋情所有的不安和怀疑,仿佛在这一瞬间都不复存在,随即我听见他说,
 
 “之前你对我说,如果一定要在信仰和你之间选择,你希望我选择信仰。”
 “如果一定要在悠然和你之间选择,你希望我可以选择你。”

 “可我想说,悠然和你,我会选择你。”
 “信仰和你,我还是会选择你。”

 他低头亲了亲我的额头:“以后,你有我。”




————————————————————
白起x同桌的梗就暂时告一段落了…
虽然我觉得还是结尾的有些仓促
记得之前某个太太吐槽白起贼喜欢悠然的设定,简直写什么女主都觉得虐啊…希望我还是圆回来了。

迟到的新年祝福…
emmmm还是希望各位太太们能遇到属于自己的白起,李泽言,许墨,周棋洛!!!!!!!

评论

热度(89)

©拾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