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贰°

直到与你人海相望,才知我从未曾真的见过阳光

【白起x你】起风了

❀配合前文:①【白起x你】晴天食用效果更佳

❀白起视角,原创女主,私设cp悠然x怼怼,ooc预警

❀大概是一个小甜饼

❀顺带安利填词翻唱歌曲:《起风了》by:买辣椒也用券



1.

【我曾将青春翻涌成她,也曾指尖弹出盛夏,心之所动,且就随缘去吧】


       我第一次质疑自己情感时,是悠然在朋友圈宣布和李泽言的恋情那天。

       意料之中,也意料之外。

       意料之中的是我们四人之中,悠然最终果然还是选择了李泽言。意料之外的是没有预想中的不解和难受,反倒是多了一种如释重负的情绪,就像这段堆积在心底多年的情感,我终于能够找到个说服自己的理由放下,取而代之的,只有是作为学长对于学妹的祝福。


       如果一定要从头说起,那么这段无疾而终的暗恋要追溯到我和悠然的高中时期,我正读高三,而她则是高一的新生。那日惊鸿一瞥,音乐教室内跳跃在黑白琴键上的修长手指和她噙着笑容的嘴角,而一旁春日下午的阳光正好透过教室落地窗铺满了她一身,至此,这幅温暖的场景我整整记了五年。

       因此,要说我对悠然一见钟情,一点都不为过。

       后来,我总是有意无意的在午休时间跑去音乐教室看她弹琴,在放学后悄悄跟在她身后,看着她在学校转角处的小巷中喂食流浪猫,我当时只觉得这样美好的女生仿若阴天时的一抹阳光,不偏不倚的洒在我心口处,暖的不像话。我想接近悠然却又唯恐学校内有关我的传闻会让她害怕我,这样一犹豫,最终直到我离开学校都未曾能当面和她表达自己的心意。


       而我喜欢悠然这件事,只有两个人知道,一个是经常跟在我身后名叫韩野的学弟,另一个人——

      另一个人,是我的同桌。


      不知为何,对于我的同桌,是我最希望她知道我喜欢悠然这件事,却又最怕她知道这件事的人。



2.

【我终将青春还给了她,连同指尖弹出的盛夏,心之所动,就随风去了】


       恋语中学校庆那天,悠然因为节目制作的原因邀请我一起回去,在距离教学楼门口还有20米时,她突然挥手叫着某个名字朝前跑去,我朝着她的方向抬眼看去,站在教学楼下的那个人笑着冲我们打招呼,恍惚中我竟想起七年前,她也是这样站在那儿,笑意盈盈的问我说,白起,你穿这么少不冷吗?而我,当时被她的兔耳朵帽子吸引了注意力,只觉得这个女生充满童心,捎带着这寒冷的冬天早晨也可爱了起来。

       只是,这个人,却在高三一场大雨后,干脆的消失在我整个生命中,从此再无消息。如今,她重新站在我的面前,穿着她喜欢的素色连衣裙,礼貌却又生疏地向我伸出手,

     “好久不见,白起。”



       我不知道该如何形容我的同桌,我对于她的情感太过复杂,当然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她已经离开了很久。

       最初对于她的印象是一个标准的好学生,认真听课做笔记,成绩永远保持在年级前十,戴着眼镜、梳着乖巧的高马尾,而熟悉后才发现她藏在眼镜后的眼睛意外的灵气,笑起来像月牙一般带着旁人都能开心起来。

       我曾趴在课桌上,将头枕在手臂上看她上课记笔记的样子出神,写几行字的她会侧头对我微笑,然后轻声提醒我认真听课。我曾在打完球洗了把脸后问她要纸巾,她正在教室后面踩着椅子出黑板报,双手沾满粉笔灰于是侧身示意我自己从她口袋中拿纸巾,我站在她身后伸手恰好能一只手圈住她的腰,因为太过于习以平常却忘了这样的动作有多暧昧。我曾在晚课后跟在她身后同她一起回家,在路口伸手拽住玩手机险些闯了红灯的她,轻轻敲敲她的脑袋心说真怕哪天我不在了她就这样迷糊下去会有多危险。

       在高一高二两年的相处后,我是如此习惯于她在我身边甚至于忘了她的存在。

       那天大雨我送她回家,分别时她突然一改常态扑进我的怀里,然后对我说再见,

       她说:“白起,再见。”

       在她关上门的一瞬间,我承认我是惊慌失措的,可是,她低着头没有看见。

       我觉得,我是要失去什么了。

       可是,究竟是什么?


       那是我最后一次见到我的同桌。    

   

       后来的第二天、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她都没有来上课,起初我还能以她淋雨生病了需要休养的借口来搪塞自己,而后的周一再去学校时我发现她书桌中所有的东西都不复存在,随即是宋哥在班上宣布她已经获得保送资格,不会再来学校上课的消息。

       当时的我直接沉着脸摔了门走出教室朝高二韩野的班级走去,如果说有什么地方出了差错,让她这样突然离开,没有留下任何消息,甚至手机关机、发信息不回,那么,一定是在我注意到悠然的这段时间内发生了什么事,而韩野,则是这一期间同她私下接触最多的人。

       直至韩野被我揪着衣领子无可奈何嚷嚷出“学姐喜欢你”这五个字时,我的大脑是空白的。


       她…喜欢我。


       而我…


       喜欢悠然。



       我双手插着兜看着不远处正和她聊天聊的不亦乐乎的悠然,倒是有些意外。虽说悠然近期因为录制节目的原因和她有些交集,但是关系如此熟络却是我没想到的,果然是女生之间比较容易有共同话题么?

       “学长,”悠然中止了谈话转头看向我,“你和学姐也好久不见了,现在也快到饭点了,要不我们一起找个地方吃点东西吧?”

       我抬头望向她,点点头对于悠然的提议不可置否,而悠然身旁的她也正好朝我看来,面色平静,我那一瞬间的想法竟然是我再也不能像从前一样一眼就从她眼神中看出悲喜。

      只见她笑了一下,然后撇过头去不再看我:“悠然你和白起去吃饭吧,我就不一起了”,她伸手扬了扬手机冲我们示意了一下屏幕上的聊天记录,“不凑巧,今晚我还有约,下次有空再说吧。”随即悠然鼓了鼓嘴有些丧气的样子:“真可惜,本来还想和学姐多聊一会儿天的,”转而语气上扬,拉着她的手晃了晃,神色也带上几分狡黠,“学姐老实交待!是不是今天有约会呀,学姐这么优秀,追求者一定很多吧。”

       她伸手轻轻敲了敲悠然的脑袋:“这么打趣你学姐,话说回来,最近好事临近成功脱团的是你吧。”她笑道,“下次有空记得把你家那位总裁大人带过来让我也开开眼界呀,好了,今天我就先走一步了。”她冲我点点头,“再见。”而一旁被反将一军的悠然红着脸一边小声嘟囔着“学姐又拿我开玩笑”一边向准备离开赴约的她挥手告别。



       从学校出来后我和悠然照例去了周边的那家面馆,她吃了几口面,似乎想起什么似的抬头问我说:“学长你知道我最初为什么会来这家面馆吗?”

       我摇头。

       她见我的样子一下来了兴致,面也不吃了,筷子往桌子上“啪”一放:“我最初就是因为学姐才知道这家面馆的。”

       “学姐?”

       我还有些没反应过来。

       “就是下午咱们见到的那个呀,学长你们不还是一届的吗?”她望着我,眼神里带上几分神采,恍惚间我竟有种看到韩野的错觉。“学长你都不知道,我高中那会儿最崇拜的人就是学姐了”,悠然指着她面前的那碗面,“我那时候跟着学姐一起照顾咱们学校周围的流浪猫,到了饭点学姐就带着我来这家面馆吃面,我最喜欢的清汤面也是她推荐的。”

       我有些意外:“你和她…高中就认识?”

       “对呀。”喝了一口面汤的悠然点点头,“我记得我刚进高中就认识学姐了,”她拿起筷子准备吃面,转而又想到什么的样子咬着筷子回忆,“学姐可厉害了,写的一手好书法…”没错,我点头附和,她的字的确好看,因此每次看她写的工工整整的笔记都非常赏心悦目。“学姐竹笛也吹得很好…”嗯,我们高二的时候学校弄了个兴趣班教传统乐器,我还因为上课睡觉被她拿竹笛敲过手。“唉,总之学姐在我心中就是个超级厉害的存在,品学兼优,还有爱心照顾流浪猫,所以,我一直都很向往成为学姐那样的人,”悠然说着叹了口气,“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学姐高三那会儿突然不来上学了,我怎么都没法联系到她。”她突然抬头看着我,一脸认真,“所以学长你曾经打听到的,我说最不喜欢别人不告而别,其实那会儿就是因为学姐走了我才这么难过的。不过好在,这次因为录制节目阴差阳错又联系上了学姐,我真的很开心。”

       悠然还在那儿说着和她认识的点点滴滴,而我的面早就吃完了,我低头看着汤上浮着的几片葱花出神。

       我和她认识三年,但我却还不如和她只认识了一年的悠然了解她,而我…明明见过她那么多美好的样子,就像当初,她坐在我伸手就能碰到的地方对我笑,我却视而不见。



3.

【以爱之名,你还愿意吗】


       我的床头柜上有一本英语笔记,白色封皮印着几朵五颜六色的小花,外面还套着透明的塑料包书纸。

       翻开封面,扉页上一笔一划写着“English”,下面是她的名字首字母,最底下写着“217”这个数字。


       217,B是第二个英语字母,Q是第十七个英语字母,而217正好是我名字首字母的顺序。

       高二的数学课上,老师为了放松课堂气氛向我们举了几个设置密码的方式,其中一个就是以自己名字首字母的数字顺序来做密码。我当时觉得数学课无趣,于是拿着她的英语笔记抄词组搭配,她听了课后觉得有趣,拿笔在扉页上给我做示范,

       “你看你看,白——起——,那首字母就是BQ,翻译过来正好是217,,”她写下三个数字,抬头看向我,一脸严肃的拍拍我的肩膀,“以后你代号就是217同志了。”然而,话没说完她自己先破功笑出了声。

       现在想起当初的事情,我能记得起的上课内容,竟然都与她有关。

       而这本笔记,是她高三离开前留给我的,却是我身边唯一属于她的东西。


       我曾以为我是喜欢悠然的。

       年少时期喜欢上一个人总觉得会一辈子那么长。高中后我被父亲扔进训练营那会儿,悠然的名字是支撑我坚持下去的全部动力,然而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发现在集训中最绝望的时候,脑子里浮现的全都是她,开心的,难过的,对我微笑的,替我递水的样子,最后零零碎碎汇成那个雨天她扑向我的怀里的模样,我低头看向自己的手,似乎还能感受到她的温度。


       我好像,不得不承认,我喜欢上了一个人。


       而这个人,并不是悠然。



       韩野给我打电话的时候,我正好结束出警,他语气着急:“白哥,你快过来帮下忙吧,悠然和学姐都喝得有些多了,李总那边我们已经通知来接老板了,学姐这里来了个自称是她同事的男人,我这不放心,你过来看看吧。”

       同事……?

       我看着手机上韩野发来的地址,心底一沉。

       我知道今天是悠然和她录制节目的时间,结束后惯例会有一场庆功宴,但是没想到这两人会喝多。不过按照她的性格,不太可能和所谓的男同事走的过近,不知对方是什么动机,我…过去看看,不管怎么样,至少确保她的安全,再怎么说,也是老同学的关系。

       我一边给自己做着心理建树一边朝她们庆功的饭店赶去。


       不得不说,在我看见某个陌生男人扶着她而放在她腰上的手时,刚做的任何心理准备都是不作数的,我上去直接将醉的迷迷糊糊的她一把揽进自己的怀里,而那个陌生男人有些惊讶的看着我,随即伸手想抓住她的手,我抱着她退后一步,眼神一凛:“做什么?”

       “做什么?”那个男人有些好笑的看着我,“当然是送我同事回家。”

       “同事?”我抱着她的手又紧了几分,“我送她就可以了,不用麻烦你。”

       男人上下打量了我几眼:“你是她的谁?我凭什么相信你能安全送她回去?”


       我是谁?

       我是白起。

       我是她的谁?

       我……是她曾经的同桌。


       是,我是她曾经的同桌,这种关系说出来似乎比她的同事这一层关系更不靠谱,然而,我现在也只是她曾经的同桌而已。

       男人看着我不出声的样子,撇嘴意味不明的笑了笑:“你还是把她交给我,”说着他再次伸手作势想拽过她,“我现在在追她,大兄弟,给个机会,要是能成了,我肯定谢你。”

       我直接抓住他的右手使了个反擒拿,他的手被我背到身后嘴里“嗷”的一声叫着“疼”,

       “我是她男朋友。”

        我听到我自己这么说。

       “追她?你没机会了。”



       “白哥?”

       韩野从身后跑来,手里还拿着手机,上面电话记录显示正在和我通话。

       “我给你打电话白哥你咋不接呢,”他气喘吁吁,但在看到我怀里的人后放心了许多,“你找到学姐啦,那就好,学姐就交给你了白哥。”

       “嗯。”我松手放开那个男人,拦腰将她抱起来塞进车里,关门的时候还听到后面韩野和那男人的对话,

       “我白哥可是特警,你跟特警抢人?大兄弟我敬你是条汉子……”



       自从她高中消失后,我就一直有意无意的托人寻找她的踪迹,好在,后来进了特警队后拜托其他部门的同事找到了她的信息,尽管我从未正式拜访过她的家,没成想这次却阴差阳错将她送了回来。

       我从她的包里夹层中找到钥匙开了门,径直将她抱到床上,然后便去洗手间取了毛巾用温水沾湿给她擦了擦脸和手。

       她还是喝了一点酒就脸红犯迷糊的体质,这次直接醉的不省人事也不知道是在饭局上被灌了多少。

       以后……

       以后,不能再让她这么胡闹。


       我心里这么想着,扯过一旁的被子轻轻替她盖上,起身准备收拾东西离开的时候,她翻了个身睁了眼看了看我又合上睡过去,似是半梦半醒的样子,小声嘟囔了一句:

       “白起——”

       “我冷。”


       我站在她的床边垂眼看着她,想替她将垂在脸庞的发丝拢到耳后,却还是将伸出一半的手收了回去。我关上卧室的门去厨房烧了一壶水,暖气慢慢升起在空中氤氲开来,厨房的玻璃窗上也结起一层薄薄的雾气,我下意识在窗上画了一个笑脸,写上她的名字,就像当年高中时,坐在窗边的她曾一笔一划地写下“白起”两字一样。


       我泡了杯蜂蜜水拿到卧室,轻轻放在床头柜上。一旁的她已经睡熟,却是蜷缩在床边毫无安全感的睡姿。我迟疑了半响,低头看了看自己的右手,张开、握紧、再松开。

       我脱了外套躺在她身侧,转过身伸手将她揽入怀中。

       依旧是七年前熟悉的体温,一只手就能堪堪圈住的身体。

       太瘦了。


       一定是,没有好好照顾自己。


      我将下巴抵在她的头上,吻了吻她的头发,合上眼同她一起睡去。

      没关系,以后你想说的话我来说,你想做的事情我来做。

      这次,换我来抱住你。

      我来照顾你。


4.

      【我曾将青春翻涌成她,也曾指尖弹出盛夏,心之所动,且就随缘去吧】

       高中时候,我认识了一个女孩,叫做悠然

       她仿若一束阳光照进我的心里

       从此以后,守护她成了我的习惯


      【我终将青春还给了她,连同指尖弹出的盛夏,心之所动,就随风去了】

       很多年后我才后知后觉的发现

       高中时候,我喜欢上了一个女孩,她是我的同桌

       她陪在我身边替我安排好所有事情

       我渐渐习惯于她的存在


       可是

       当守护悠然成了一种习惯

       当她的守护成了一种习惯

       我用了七年的时间明白

       我曾将习惯错当成喜欢

       将喜欢错当成习惯


       若将悠然比作我生命中的阳光

       那她就是生命中的空气

       失之,殒之


       【以爱之名,你还愿意吗】

       这次,换我来追随你

       以爱之名

       你还愿意吗?


————————————————————

emmmm……

下次完全不想写男生视角了,写不好就特别出戏

感觉我处理的一团糟

反正大致思路就是,学长喜欢上悠然,但是悠然很多事情上都是被女主影响的,所以学长真正喜欢的还是女主,嗯,假装自己很有道理的圆回来了。


大家凑合吃吧【捂脸

后续我应该还会码个女主视角的

————————

后续甜饼:③【白起x你】愿我如星君如月

评论(6)

热度(109)

©拾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