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贰°

直到与你人海相望,才知我从未曾真的见过阳光

【白起x你】晴天

❀这篇文,为了感谢白起学长给我的sr,以及,你已经出现在我梦里三次了!!!还有为啥每次我爸帮我抽卡出的都是学长!!!【捅了学长窝的我orz

❀女主私设,非悠然,学长可能ooc严重

❀有原创设定,不完全跟着恋与剧情走

❀第一次尝试第一人称,可以说非常羞耻了【捂脸


1.

“刮风这天我试过握着你手”

“但偏偏雨渐渐大到我看你不见”


2.

我知道白起有了喜欢的女孩的那天,是高三的某个周五。按照他平常的习惯,周五下午的自习课他是不会老老实实呆在教室里看书的,直接跑去篮球场打球是常态,每当这时,定点来教室检查的班主任朝我一瞪眼,我就明白对方意图了,

“是是是宋哥,我现在就去把白起找回来自习。”

我一边应和着班主任,然后从白起桌子里找出他的水杯下楼去操场找人。



宋哥是我们的班主任,年纪不大,人也好说话,所以我们都喜欢这么称呼他,我会和白起成为同桌也是拜他所赐。其实真要说起来,刚进高中那会儿,是宋哥发扬了一次民主精神,让我们自己挑座位,我为了和关系不错的女生坐一起结果误打误撞成了白起的前座。到了高二分班,旁边的女生去了别班,而白起身边原先就没人,于是宋哥就把他调到了我旁边成了同桌。

我现在还能清楚记得宋哥在班里宣布这一通知时,全班的女生都以一种非常以及及其同情的眼神看着我,

我:?????

白起:……

事后,宋哥还特地把我两叫到办公室,他冲我笑了笑,“那什么…你也是咱们班数一数二的尖子生,这白起同学能帮就帮一把,毕竟你两也前后座坐了两年了,应该相处没啥问题吧”

你都这么说了,我就算心里不乐意也得答应下来不是么,不然我这好学生的人设可不就崩塌了么。

我想我当时在宋哥面前,大概表现得就仿佛一个随时准备英勇就义的烈士一般,大义凌然地点了点头。

见我没什么意见,宋哥转头拍了拍白起的肩膀,酝酿了半天情绪只憋出一句“别欺负人女同学啊”。

我在一旁默默翻了个白眼,白起似乎是察觉到我的小动作,他低头瞥了我一眼,然后淡淡的对着宋哥“嗯”了一声就当回应了。



其实白起平时在班上不怎么说话,绝对不属于那种闹腾的让老师随时就能爆炸的同学,但是大家都怕他,特别是女生。


九月初的天气还很热,下午的英语课全班都有些昏昏沉沉的,我照着黑板上英语老师写的词组搭配抄了几行笔记,然后开始无意识的咬着笔杆出神,而一旁的白起因为中午打了场球,现在正趴在桌子上睡觉,而我一垂眼就能看见他长长的眼睫毛和高挺的鼻子。

睡着的白起隐去了平日里的锋芒,偶尔还会无意识的抿抿嘴唇。我盯着他瞧了半天,心里只觉得这个人明明是个男孩子,怎么可以长得这么好看,啧…不对,拿好看形容男孩子是不是不太好,那换个词说,应该是…俊秀?

嗯……不自觉的,脑子里瞬间过了好几十个形容词,这思路一跑远就再也回不来了,于是这节英语课就在我的走神和白起的瞌睡中晃过去了。但是时至今日,我不得不说,我觉得当时所想的词汇都不足以来形容我的同桌。

我觉得他是这世上最好的同桌。



其实我和白起家就隔两条马路。

高一下学期刚开学那会儿的冬天,我因为贪恋被窝的温暖,自以为是的多睡了五分钟,结果等我妈发现我还没起床并把我从床上揪起来踹出门上学的时候,距离迟到只剩10分钟,而我到学校,至少需要20分钟。

欲哭无泪的我只能拽着书包一路狂奔。

于是我再次自以为是的高估了自己的耐力。

其实迟到一次并不会怎么样,毕竟宋哥从不在意这一点,但是我这该死的乖孩子情节让我觉得迟到了一定会给老师留下不好的印象,因此我只能狂跑一段路,直到没力气了停下来大喘气,然后再跑,如此往复循环。

看起来好像很厉害马上就能到学校了的样子,其实……我每次跑的距离,特别短!


“你这样跑,只会越来越累。”

我插着腰,喘着气回头看是谁这么煞风情地在这种“生死时速”的情况下打击我的信心,结果没成想是白起同学。

他站在我身后十米的距离,单肩背着书包,另只手插在校裤兜里,正一副好整以暇的样子看着我。


我当时对白起是害怕的,尽管是同班同学,但是他整天和某些所谓的社会人士混在一起,喜欢打架的传闻我从女生小团体里听了不少,因此平时虽然坐在他前面,我也是几乎不会和他说话,能不回头就不回头的德性。现在想来,虽说大家都认为白起是个不好招惹的主,但是他其实从未对班上的任何一个人说过一句重话,更别提像传闻里那样动手动脚了。


估计我当时是跑的大脑缺氧,看着他的样子我只蹦出一句话,

“你不冷吗?”

“什么?”他看着我侧了侧头,没头没尾的这一句话让他也有些没反应过来。

“我说——”我直起身板,破罐破摔的想着反正肯定迟到了,也不在乎这一时半会儿跟他说两句话,于是我将手放在嘴边呈喇叭状提高了音量开玩笑一般冲他喊,“白起你穿这么少,不冷吗?”


我发誓我是实话实说。

那天的白起只穿了一件白衬衫,外面套着冬季的校服外套。可是校服怎么可能保暖呢,你看看我,里三层外三层、帽子手套围巾,把自己活生生裹成一个大粽子,嗯,还是肉馅的!


白起没出声,反倒是盯着我的兔耳朵帽子看了好一会儿,然后走上前伸手架住我左边的胳膊带着我往学校走,“要迟到了还不快走”

我那会儿还没反应过来,要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脑子里飘过一连串的弹幕,

“他真的不冷吗?”

“白起为啥不回答我的问题?”

“woc他看我的帽子的眼神!!哇他绝对是在心里说我幼稚。”

“什么嘛,我都看见他表情的裂缝了!”

“喂喂喂你拖着我干嘛!”

“要…要要打架吗?”

“诶0 0……”

“这么走为什么莫名轻松多了…麻麻…我好像在飞…”


你要说那天的结局?

结局自然是……没迟到。

我和白起好巧不巧地踩着早自习的铃声进了教室,宋哥正站在讲台上督促小组长们收作业,不得不说当我看到宋哥看着白起同学自高中以来第一次准时到教室的欣慰眼神时,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不过说实话,我的确是从那一天开始对白起改观的,没错,因为他让我准时到校了,就是这么简单粗暴的理由。

后来,我开始试着和白起接触,要是老师在早自习安排了些什么事项我也会顺带告诉某位迟到的同学,尽管他每次都不会有太多表情,但是却会在接过我给他的笔记本时说上一声“谢谢”,这样做的次数多了后我愈发觉得之前对白起的误解太深了,他与我们所想的都不太一样。

等到了高二的时候,我和白起已经可以算的上熟悉了,我也逐渐开始了解他的一些小习惯,例如去操场打球的时候嫌麻烦绝对不会带水杯,但是打完球一定要喝一杯凉白开。再例如,不会随身带纸巾。说来有些不好意思,他第一次打完球洗了把脸问我借纸巾擦水的时候,我一个没忍住笑出了声,然后被敲了脑袋。

我会笑的原因其实是因为之前总觉得白起和一般的男生不同,但是在问同班女生借纸巾这一点上让我突然发现他有了些烟火气息,不再同以往那样板着脸与世隔绝的样子,让我觉得…抓不住他。


我想……抓住他。



3.

我拿着水杯在操场上晃了一圈都没发现白起的身影,倒是他平日里的一个叫做韩野的小跟班在那儿一个人练投篮,看见我下楼他抱着球朝我跑来,

“学姐来找白哥么?”

我点点头:“对啊,这不自习课么,我们班主任差我来把白起叫回去自习,”我环顾了四周,“白起他人呢?今天没和你一起打篮球吗?”

韩野抓了抓头发,一副有些为难的神情朝我看了两眼,我看着他的样子,没由来的心漏跳了一拍,韩野有事情瞒着我,并且事关白起。



韩野比我们小一届,是个有些咋咋呼呼的男孩,不过也正是因为这个性格倒使得白起拿他完全没辙,也就由着他整天跟在自己身后了。我认识韩野那天,也是同今天相类似的场景,我下楼找白起回去上课,那会儿操场上的白起刚好进了一个球,抬起手擦了一把汗,我上去把他的水杯递给他,他接过说了声“谢了”就开始喝水,这时我才注意到旁边有个抱着篮球的学弟,眨巴着眼睛看着我,我被盯的有些不好意思,于是开口问他:“你看着我干嘛?”结果,他突然朝我鞠了个躬,大喊:“嫂子好!”

我脸“轰”地一下红了起来,看了眼白起,伸手颤巍巍得指着学弟,“他…他…他…”支支吾吾了半天没组织出一句完整的话来。而一旁正在喝水的白起也没好到哪儿去,明显一副被呛到的样子咳嗽了半天才顺过气,然后直接抬脚踹了那学弟一脚,他“嗷”的一下捂着屁股叫出声,

“白哥你踹我干啥,我说错什么了!”

“韩野你瞎说什么,她是我同桌,下次叫学姐。”白起拿起校服外套,拽着还一脸通红的我往教学楼方向走去,“我回去上课了,剩下的球明天再和你约。”


“抱歉。”进了教学楼,白起松开我的手,“我以后会和韩野说清楚的,这次让你困扰了。”

我摇摇头:“没事。”


我抬头看着比我高了一个头的白起,他就这样站在我面前,背着光,我一瞬间感觉到晃眼,竟然有些看不清楚他的样子。他见我望着他怔怔的出神,略微弯腰同我平视:“怎么了?”

我不自觉的朝后退了一步,刚刚运动完的白起脸上还有些没有完全退下去的红晕,前额的刘海微湿,我们之间的距离过近,我甚至能感受到他呼出的气息,我一直都知道他是好看的,但是未曾想这张脸,这个人,在这一瞬间对我的诱惑这么大。

“快回教室吧,不然宋哥又要唠叨了。”

我克制住自己的情绪,低头从白起身边走过直接上楼。


那个时候我在想什么呢?

大概是,

白起……会喜欢我吗?


对于白起是否会喜欢我这件事,我是自信的。

你看,整个学校那么多人,能靠近白起且同他说上话的女生只有我,况且也只有我敢同他说话,近水楼台先得月,我实在想不出身边只有我这一个女生的白起会喜欢上别人的可能性。

我是这样踌躇满志的。

可是现实啊,

就是这样狠狠打了我一巴掌,

然后告诉我,

要清醒。



我看着白起站在音乐室教室的门口,看着里面正在弹钢琴的女孩,他专注的样子,就如同上课看着白起睡颜的我,一模一样。

这种名为“喜欢”的神情,我清楚极了。

怎么会不清楚呢,我偷偷看着白起的样子,同他看着那个叫做悠然的学妹,如出一辙。眼睛里关不住的喜欢悄悄地跑出来,多想让全世界都知道。


我在那站了好一会儿,伸手揉了揉有些干涩的眼睛,然后转身下楼。一旁的韩野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最后还是拽了拽我的衣袖,小声嘟囔:“学姐……”

“今天的事情,我就当不知道。”我不敢转头看韩野,生怕他看见我泛红的眼圈,“你记得替你白哥保密,我这边……”,我吸了口气,努力将自己的哭腔压下去,“我会跟我们班主任说,我没找到白起。”


我不知道那天的我接下去的课是怎么度过的,白起在第二节课上课前回到了教室,而我趴在课桌上没有同他打招呼,然后仗着自己好学生的身份,老师不会多说什么,浑浑噩噩地睡了两节课,期间迷迷糊糊中似乎听到了白起叫我的名字,但是却完全不想理会。


后来的日子,我渐渐从发现白起可能喜欢悠然学妹的事实中渐渐缓过神来,我想着毕竟白起没什么特别的表示那我一定还有机会。另一方面,马上就要高考了,我们的课程逐渐紧张起来,白起也开始收心,连和韩野一起打篮球的时间都减少了,还是那句话,近水楼台先得月,我知道悠然学妹长得漂亮,但是谁能说日久生情就比不过一见钟情呢。

抱着这种心态,我低沉了两天,又开始和白起恢复往常的交流状态。


某天下午放学时,天气突然转阴。

那天轮到我们小组做值日,等我陪着同组的女生倒完垃圾回到教室,原先约好一起回家的白起已经不见了踪影,而外面则下起了雨。“这家伙怎么又不安套路出牌”,我心里这么想着,但是又担心白起嫌麻烦不会带伞的性格,一定是淋着雨回家的,眼看外面的雨越下越大,我有些坐不住了,于是拎着书包和同学打了招呼就冲出教室,想着沿路应该还能找到白起,好在我带伞了。


白起那天并没有走远,就在学校转角处的一个小巷子里。

我找到他的时候,他正站在一旁看着前面安抚流浪猫的女生,那个女生察觉到了他的存在,抬头冲他笑了笑,于是我就眼看着原先低头不安地用脚踹地上石子的白起,一下子红了脸,然后迅速脱下自己的校服外套丢给那个女生挡雨,自己则快速跑开了。

“悠然……”

我看着那个被外套蒙住头还有些不知所措的女生,心里只觉得蓦然涌起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情绪。


你知道被针扎的感觉吗?

可能一开始只是瞬间的刺痛。

那如果是心脏被针扎了一下呢?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种疼痛因为心脏的跳动,逐渐由一个小口被撕裂,越来越大,直到最终布满整个心脏,然后跟随着你的呼吸,流入血管,渗透进每一寸肌肤,连带着全身都痛起来。

现在的我,就是这样的感觉。

我不知道我跟着白起走了多久,第一次知道原来春天的雨水也这么冷。


在距离我家还有一个红绿灯的路口,他终于转身看到了身后的我,他朝我跑来,拉起我的手,

“你疯了!”

“这么大的雨你没带伞吗!”

这是白起第一次带着这样的情绪对我说话,他在担心我吗?

我知道见到悠然的他是兴奋的,即使淋了雨,他的手也异常温暖。

直到白起把我送到家门口,他替我捂着手,我还是觉得冷,浑身都湿透了的结果就是止不住的发抖。我知道下雨天的好处就是就算我再雨中痛痛快快哭了一场,对方都发现不了。我从包中掏出钥匙开了门,白起站在门口拉住我:“一会儿马上把湿衣服换了,然后洗个热水澡,顺带喝点姜茶。”我看着他,却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来回应对方,“对了,”他说,“你家里还有感冒药吗?”见我点点头,他继续说道,“那今天睡觉前喝点药,以防万一,我记得,你身体体质一直不好。”

“那就这样,”他退后一步,“我先走了,你好好休息。”

他将手放在门把手上准备替我掩上,我看到他这一动作,不知哪里来的勇气“咚”地一声把门再次推开,然后扑进了白起的怀里紧紧抱住他。

白起显然是被我这一举动吓到因此倒是没做出什么反应。

得逞的我将耳朵贴在他的胸前,“咚——咚——”,我可以清楚地听到他的心跳声。

白起,你的心现在在为了谁跳动呢?

是悠然吗?

是她吧?

我吸了吸鼻子,从他怀中退出来:“谢谢你送我回来。”

我抬头,看见白起看着我的意味不明的眼神,略带了一丝惊讶和不解,我勉强扯出一个微笑,然后冲他挥了挥手,

“白起,”我听到自己这么说,“再见。”


白起,再见。



4.

我和白起是前后桌

我们之间的距离最近时只有二十厘米

我曾为了躲避讲台上的班主任而转身伏在他的课桌上补没做完的作业

他未着一词,但却默默给我让出了地方

然后托腮看着我,

半晌,伸手取下粘在我头发上的小羽毛


我和白起是同桌

我们用同一张课桌

我们之间的距离最近时只有五厘米

我替他讲解语法题时

他会认真的看着我的眼睛

然后不经意的冲我微笑


我曾害怕一个人走夜路回家

可是我知道会有一个人在我身后十步的距离同我一起走

在路口

伸手拽住玩手机没注意红灯的我

然后低声说一句“小心”


我……


我…喜欢白起

可是,我现在…再也不可能抓住他了



5.

那天中学举办校庆的时候,我回去了。

宋哥现在已经是学校的副校长了,他看着我寒暄了几句,话题一转提到了白起:“你一定不相信白起现在都是特警了吧,以前那么桀骜不驯的一个小子,没想到还挺有出息的。”我笑了笑,的确是挺出乎意料的。

但是我一直都知道,他能做的到的事情,有太多。


与一众老师聊了一圈走出教学楼时,已经是下午了。

我站在教学楼门口一边回公司同事的信息一边想着晚上去买些什么吃比较好,然后听到一旁有人叫我,“学姐——”

我抬头朝着声源看去,那个女生笑着对我挥了挥手然后跑到我面前,

“刚才在校门口看着有个人的身影像学姐,没想到真的是你”,女生拉着我的手晃了晃,“学姐之前是出差了吗,好久都没有消息呢。”

“之前公司有事被派去英国工作了一段时间,”我抬头看了眼跟在女生身后的男生,应和道面前的笑的甜甜的女生,“真是好久不见呢,悠然。”

女生转身拉过身后的男生,推到我面前:“学长,这是我的学姐,我高中那会儿会去照顾流浪猫就是因为受学姐影响呢,她现在可是特别厉害的金融业高管,也是我的节目接下来准备邀请的嘉宾。”

她转头看向我,眼睛里仿佛有亮晶晶的小星星:“学姐学姐,这是我的学长,叫白起,是特警哦,救了我好多次。”


悠然看着我两面面相觑谁都没有说话的样子,拍了拍脑袋:“我都忘了,学长和学姐是同一届的,应该相互认识吧,那就不用我介绍了。”

“你还是这副小迷糊的样子,”我忍不住笑出声,伸手揉了揉悠然的头。

那么——

我向白起伸出手:“好久不见,白起”

他看着我,依旧是那副我看不懂的神色,高中时期的我看不懂,现在的我仍旧看不懂,可是似乎也不需要再懂了。


“好久不见”

他握住我的手。



6.

“刮风这天我试过握着你手”

“但偏偏雨渐渐大到我看你不见”


“从前从前有个人爱你很久”

“但偏偏风渐渐把距离吹的好远”


——好不容易又能再多爱一天

——但故事的最后你好像还是说了拜拜



——————————————————————

码了两天,但是感觉细节还是写不好

说是写给白起的文,还是偏心写多了女主

有什么想法和脑洞欢迎各位夫人们提出来啊啊啊啊给你们比心心

emmm不知道有没有人想看这篇的小甜饼?【相信我可以力挽狂澜【不是x

——————————

后续文章链接:

【白起x你】起风了

评论(10)

热度(113)

©拾贰° | Powered by LOFTER